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映落叶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日志

 
 

引用 《道德经》第五章:不如守中  

2007-09-21 18:54:51|  分类: 书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狮王之皇《道德经》第五章:不如守中

原文: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
虚而不湄(又说“出”),动而愈出;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个人理解:

天地自然是没有什么仁慈或不仁慈的,圣人们也没有什么仁慈或不仁慈的,他们对待天地间的万物和黎民百姓们就像人们对待在祭祀时用的稻草狗一样,要使用的时候隆重对待,但用过了之后就随手抛弃,任由这些稻草狗被人们践踏也好或者用来烧火也罢。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些都只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过程。就好象人的生老病死,事物由衰变盛,再由盛而衰。月亮有阴晴圆缺一样的。所以天地和圣人们都不会因此而所眷恋,缘来即聚,缘散即分。

其实人也是一样的,不过之前取得过多么辉煌的成绩,那也只是代表着过去。如果整天背着这些光环不放的话,那就永远失去了进取的意气。就在我们的身边,这样的例子也多不胜数的。一些从高位中退下来的人们,就很容易会觉得世态炎凉,人走茶凉:人一旦从这些高位上退了下来,身边的人看自己的眼光都有些变样了。甚至是往常的那些前据后恭的人们在看到自己的时候连个招呼都欠奉了。又例如国内很多的运动冠军,由于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因此在往后的比赛中,总不自觉的背负着这些光环:又想赢又怕输,赢了是自然的应该的,但一旦输了呢?一世英名一朝丧?!因此在比赛中心态开始进退失据,反而没有当初取得胜利时的那种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气势,最终导致了失败的结局。记得有记者问过曾经的球王贝利:你觉得你最好的进球是哪一个?贝利说:下一个。的确,只有下一个进球才会是最好的。所以说,已经得到了的辉煌,只意味着是过去了,已经没有必要再去留恋。稻草狗一旦在祭祀过后,被随意处置也就是必然了。

天地就是如此的现实,也可以说是残酷,但如果说因为某人取得了极至成就而上天就会特别照顾的话,那中国古时的三皇五帝岂不是该千古永生?那秦始皇一统六国,是不是又该一直统治下去或者得道成仙?因此,已经取得的成绩只是一时的,而不能一直死守着不放的。明白“道”的人,就该知道进退守时。该进则进,当退则退。春秋五霸的越王勾践的一个姓范的大夫就很明白这一点,在他和另一个大夫文种帮助勾践打败了吴王夫差之后,就明哲退隐了,因为他明白勾践这个人是可以共患难而不能同富贵的——当然,这也需要有着高明的看人眼光和先人一等的洞察先机的智慧。但,不居功,功成身退,这些思想也是《道德经》极为推崇的。

同时,天地和圣人的这些不仁,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之前所说过的一个观点:不尚贤。天地间的事物的发展就是这样的一个轨迹,彼此都是会经历这么一个过程的,都是一样的,又还有什么值得推崇的?——但这种观点不甚现实吧。

天地之间的空间,就像一个风箱。看起来里面好象是空无一物的。但只要有人去拉动它,它就能产生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来。但它是不会自己发动的,它只是一个能量的根源,提供给它所养育着的世间万物。至于如何吸收运用这些能量,就看这些使用者的造化了。它就好象一把刀,使用者用来切菜,它就是一把菜刀,要是用来砍人,它就是一柄凶器。刀是没有问题的,有问题的是使用这把刀的人而已。

“道”有阴阳,人有善恶,任何事物都有着两面性的。但“道”不会偏袒阴阳的任何一个方面的,它只是以“无为”的方式去维持着天地间阴阳运行的平衡化育着天下的万物。

就以人类社会来说,如果阴(女人)阳(男人)的比例发生严重失衡的话,又该如何去实行一夫一妻制?恐怕是“走婚”都走不及了吧?再者,人总是要生老病死的,如果社会的出生率过低,只有人不断老去而没有新人出生,恐怕到了最后,也不需要外星人入侵,机器人造反,人类的未来就断送在自己的手中了吧?出生率过低的现象,在国外的一些地区已经有了很明显的迹象了。

人类也是天地间的一种生物,但人们却经常根据自己的喜好而刻意去维护发展自己所喜欢的事物,而对于那些自己所厌恶的,则采取打压削减,甚至是为了得到某些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惜对其进行猎杀。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往往不惜破坏着天地间的自然平衡。

人也像是一个风箱,只要有适当的驱动,人也会产生出极其庞大的能量来。人的智慧和潜能就像是从风箱里鼓动出来的风,虽然它不能与天地这个风箱所能鼓动出来的能量相比,但也是不可限量的。

人们渴望着像鸟儿一样可以在天空中自由飞翔,于是就出现了飞机和滑翔伞;人们期望能像鱼儿一样可以在海里自由遨游,于是就出现了轮船和潜水衣;种种的欲念,在推动着人们的生活和科技不断地发展,过着舒适自在的生活的同时,也使得人们沉浸在这不停地满足欲望的旋涡里,迷失了自我,迷失了自己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

有这么一个小故事:有个非常有钱但不甚快乐的富翁,到了海边散心,遇见了一个老渔夫,渔夫每天都只是在固定的时间来钓鱼,时间一到就会回去。富翁很奇怪,就问渔夫,你为什么不钓多点鱼才回去呢?渔夫说:我钓那么多做什么呢?够吃了不就行了吗?富翁说:你多钓点,自己吃不完就可以拿到市场去卖钱啊。渔夫问:卖那么多钱做什么呢?富翁:卖到钱了就可以去买回更好的鱼钩和鱼网甚至鱼船,打更多的鱼卖更多的钱啊。渔夫:卖到更多的钱又如何?富翁:卖到更多的钱,你就可以找一个风景优美的海岸买一块地然后盖上自己的房子,然后就可以经常来看风景钓鱼了啊!渔夫笑了:那我现在不就是这样了吗?

人,也许是天地下最可怜的生物了吧?人虽然具有着庞大的潜能和智慧,却往往忽视了自己最根本的需要是什么。人们因为这些智慧而骄傲,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甚至将自己凌驾于自然之上不断的践踏着天地的平衡和谐。

人为了自己的欲望而像个通了电的马达,整天不停的转动着。却不会停顿下来给自己一点休整思考的时间,最终只能在不停的转动中损耗着自己的身体生命甚至提早报废。

人们在为自己创造更舒适先进的生活的同时,也在不断的提升着自己的生存成本。

老子也许该庆幸他不是生活在现代的社会里吧?在他那个时代,随便找一块荒地开垦了,种上些蔬菜,围上篱笆养上些家禽,就可以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但现在呢?想要开垦块荒地,还要先取得别人的同意授权批准;想躲进深山老林里隐居,说不定第二天就会给那些开发资源的人们给赶了出来;想要做个小贩,又整天提心吊胆的怕有人来赶;想要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又要文凭又要经验,说不定还要靠关系。想要吃上一顿肉,却又发现自己钱包厚度的增长速度远远比不上肉的涨价速度;想要找个安身的地方,却又发现自己几十年的积蓄连一个半个平方的混凝土地板也买不到。姜子牙要是在现在,恐怕还没有遇见周文王就已经要饿死了吧?诸葛亮又去哪里找块地方来耕田种地呢?

人的欲望,促使了社会的现实变得更加残酷。也迫使着人们只能不断地沉沦在其中殚思竭虑,身疲心惫。就像说话一样,话说多了就必然会出现失误漏洞。欲望太多了,人就会经常处于一个精神焦虑身体倦怠的状态中,这也自然会加速身体的损耗速度和程度以至加速死亡的到来。倒不如减少一些心中的欲念,要完全减免这些欲念是不可能的,那就保持在一个适当的平衡位置上——就如儒家所说的中庸。不过,这个位置,只能是由个人自己掌握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